<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革 > 第七百四十四章 踏出去
                    由于事情發生得太突然,

                    沒人會想到,

                    就連陳煉自己都沒來得及想什么。

                    不過,這還是他頭一次被如此猛烈的火焰給灼燒。

                    即便不遠處的離嫣與上官千秋瘋狂趕來,

                    也只能是鞭長莫及。

                    就在這種情況下,

                    陳煉奮力聚集氣息,

                    跟著火嘯突然沖出。

                    要知道這么多年,火嘯一直不斷地磨練自己。

                    如今的境界在靈獸中儼然到達了金階中段。

                    這也意味著,就算洪成再強大,

                    只要他沒到圣階,

                    他基本是沒有辦法火嘯的。

                    全身滾燙的火焰,

                    被他在一瞬間就給吸走了。

                    順帶著,

                    直接一拳,

                    將洪成直接擊退到百丈之外。

                    始料未及的洪成,

                    全身悶痛。

                    他怎么也沒想到,

                    陳煉居然還有這手。

                    火嘯的背后,陳煉吐著鮮血,

                    胸口早已被鮮紅的血液給模糊掉了。

                    陳煉的上眼之中也能感覺到那種虛弱的狀態。

                    兩女急忙趕來,

                    也不等轉移,

                    直接給陳煉輸入源靈之氣。

                    就在這個時候,

                    陳煉虛弱地抬了下頭,

                    見有些手足無措的牧紅,

                    笑著道,

                    “真是悲劇,果然還是輸了。”

                    后者不知怎么地,

                    咬緊牙根,卻始終一言不發。

                    洪成勉強站了起來。

                    怎么說他也消耗很大的,

                    因為剛才那擊,其實他早料到陳煉會去擋。

                    故而全力擊出,

                    如今看,他僅有的那點也只夠他逃命的。

                    然而他根本不需要,

                    因為這只是他的替身。

                    沒等反應過來,

                    看著對面站著如惡神一般火嘯,

                    眨眼之間,沒等任何反應,

                    只見他站的地方,被火嘯一擊之下,

                    跟著山崩地裂一般。

                    在城外本來的那片林子,

                    頃刻之間化為了一片廢墟,

                    你絲毫見不到一片完好的樹葉。

                    而且大地極為滾燙,

                    就好似地獄之間。

                    很明顯,這個時候你想找到洪成,

                    那也只可能是灰燼。

                    實在過于可怕,

                    這一幕,被許多人看到,

                    他們才明白,對于他們來說,

                    陳煉等人的實力簡直可以用神來表示。

                    由于陳煉用了丹藥,

                    當藥效失去后,

                    不但陳煉直接暈了過去,

                    就連修為也一下子失去了。

                    就如同一個死人一般,

                    面色煞白,

                    而且胸口依舊在流著鮮血。

                    不由分說,

                    按照目前的情況,

                    要趕回北房,恐怕是多有不便。

                    好在牧鳴很是明白事理,

                    急忙道,

                    “先隨我進府,我那有有尚好的藥材。”

                    雖然牧原城很多房屋被破壞,

                    不過牧府不同,

                    由于當初是為了把牧府作為最后一道防御,

                    故而整個牧府所用的材料基本都是特別制的。

                    只不過受了點小小傷害罷了,

                    抬進府中,

                    整整過去了三日,

                    陳煉依舊沒有醒來,

                    要知道,如今他可是金階七層還沒完全到,

                    這樣的一場戰斗的消耗,

                    可以說比過往紫階,銀階都要大上數百倍之巨。

                    就因這般,

                    陳煉的身子顯得極為虛弱。

                    怕天神再來偷襲,

                    一向有些對外人霸道的上官千秋,

                    更是拒絕了幾乎所有的人來探望他。

                    要知道北房院長能夠來此,

                    那得有多少人巴結?

                    當然更不可能有人會來作死。

                    兩個金階的高手,

                    玩家一只金階的冬冬,火嘯因為怕抬招搖,

                    故而跟冬冬說,自己進,讓它出去看著。

                    在牧原,還真沒人敢動彈。

                    牧紅這幾日,左思右想,

                    忐忑不安,

                    前后踱步,就是出不了她自己院子的門。

                    被牧恒發現。

                    “姐,你這兩天怎么了?看你魂不守舍的樣子?”

                    牧紅沒有回答,依舊在想著自己的事。

                    于是牧恒思量道,“姐,人家陳大哥好歹也救了你的命,

                    你怎么不去謝謝呢?”

                    那種眼神,很顯然帶著別的意思。

                    牧紅怎么能不知?只是不知為何,她思想多少有些對不住的感覺。

                    “怕什么?走,跟我去看看!”

                    牧恒硬拉帶拽,就是想拉著自己姐去看看。

                    到了門口,

                    一瞧上官千秋正坐在石凳上冥想。

                    牧恒與牧紅多少還是有些膽怯的。

                    畢竟那眼神,

                    女王的面相,

                    感覺就好似,你一旦走錯一步,都可能被秒殺。

                    上官千秋微微抬頭,

                    看到牧紅的時候,

                    緊緊盯住了她的雙眼。

                    牧紅想要解釋什么,

                    可就是不知怎么地,

                    說不出話來。

                    而就是此時,

                    上官千秋忽然又閉上雙眼,

                    有些威嚴道,“別打擾到他,小聲點進去就是。”

                    里頭離嫣在陪著,同時在給陳煉敷藥。

                    陳煉依舊沒有醒,

                    兩人順著窗戶橫過去,想看個清楚。

                    不巧牧恒不知怎么地,

                    踢到了什么東西,

                    感覺還軟軟地,

                    低頭一瞧,

                    一直豹子,

                    冬冬伸了個懶腰,

                    露出那有些迷人的爪子,

                    笑著道,“看來今天有飯吃了。”

                    就當那爪子即將要靠近的時候,

                    忽然冬冬愣住了,

                    因為它看到也一起站著的牧紅。

                    “葉紅?”

                    誰能想到一只靈獸居然說人話?

                    “不對,你不是葉紅,不過是在太像了。”

                    “誰是葉紅?”

                    就在兩邊都疑惑不解的時候,

                    里頭的離嫣掀開簾子走了出來。

                    見冬冬在一旁,舉著利爪對著兩人。

                    隨即道,“冬冬,放下,他們是陳煉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冬冬很是尷尬地漸漸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它可不想等陳煉醒過來直接K它一頓。

                    于是尷尬地笑道,“你們懂的,我是為了陳煉好,才如此謹慎。”

                    一邊說,一便舔著自己的爪子。

                    “好了,你們兩進來吧!”

                    離嫣特別地有一種大家閨秀的感覺。

                    尤其是牧紅,讓人感覺到了一種溫馨。

                    兩人小心地跟在她身后,

                    進到里面,牧紅有些害怕看到陳煉現在的樣子。

                    倒是牧恒很是無所謂,直接湊近地一瞧,

                    隨后轉頭道,“陳大哥沒什么事吧!”

                    離嫣很淡然地說道,“不知道,不過貌似他可能要昏迷久點,

                    你們能給地方,真是太感謝了,估計他可能要晉級了。”

                    兩人還是頭一次聽說,躺著都能晉級。

                    雖然牧紅心底一直想要看下陳煉,

                    但始終有些膽怯,

                    最后還是離嫣的鼓勵,

                    她才偷偷地瞧了一眼。

                    那一刻,如此近,

                    那日是在那種戰斗的情況下,

                    多少沒有怎么細看。

                    如今再看之下,

                    忽然一種莫名的悸動油然而生。

                    離嫣看在眼中,笑在心頭。

                    看完后,牧紅還是心細。

                    直言道,“夫人,剛才外面的靈獸說我像葉紅,葉紅到底是誰?”

                    離嫣一頓,心想,“果然跟葉紅一樣,心思細膩。”

                    不過離嫣并沒有實際回答她,

                    而是微笑地走到她跟前,

                    “這事你得等陳煉醒來再說,

                    只是我還是想問,你愿意做我徒弟嗎?”

                    牧紅低下頭,

                    沉思了片刻,

                    隨即點頭。

                    就連牧恒都有些吃驚。

                    “老姐,你居然愿意跟著夫人去修真?

                    你的師父居然是個金階的高手?不行,

                    等陳大哥醒了,我一定要讓他當我師父。”

                    離嫣沒有在意牧恒說的,

                    隨后問,“為何你突然想要拜我為師呢?”

                    牧紅想了想,“不知道,只是我覺得,很多答案,

                    可能都需要我自己去試著踏出去才能知道。”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河北11选5助手 下载 128棋牌app 河北快三走势图号码统计 台州永昌期货股票配资 pk10高手全天计划 重庆市时时开奖结果 0.1底分的砸金花 孝感周边有什么好赚钱的渠道 腾讯分分彩是全国统一的吗 一本道丝袜qvod 网上棋牌下载 山东11选5现场直播 国际股票涨跌颜色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