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十萬甜度 > 第157章 受之不起
                    沈子璐拎著兩箱奶和早點進來,關正行見狀去接,她側著身擋住。

                    “你別動,我自己能行。”

                    “買這么多奶干嘛?”

                    “給你補充營養。”

                    “太沉了,我幫你拎,你個女生怎么拿,”關正行接過來,沈子璐將早點放在桌上,“單身十八年,滅火器我都能給它擰開。過來吃飯。”

                    關正行將陶錫儒的椅子搬過來,“一起吃。”

                    倆人挨著坐,沈子璐將雞蛋糕推到他手邊,“今天感覺怎么樣?”

                    關正行說:“還好。”

                    沈子璐問:“還會痛嗎?”

                    “還疼你幫我揉嗎?”

                    沈子璐:“……”

                    “呵……”他笑了。

                    沈子璐一看又被他戲耍,嗔怪的瞪他眼,“你老實點,趕緊吃飯。”

                    關正行說:“南瓜粥啊。”

                    “嗯,你不愛吃?”

                    “愛吃。”

                    “……”這家伙嘴巴越來越滑了。

                    兩人默契的互拆筷子,遞紙巾,這場景像極了高中那會兒下晚課后一起去夜市吃東西。

                    “幾點起的?”關正行問。

                    “定的五點的鬧鐘。”

                    “困不困。”

                    “不困。”

                    誰見喜歡的人會困。

                    喝粥時看到筆記本電腦任務欄處隱藏著兩個文檔,旁邊還放著七八本厚厚的筆記,沈子璐問:“你昨晚幾點睡的?”

                    關正行實話實說,“1點多。”

                    夜都熬完了,再氣他也于事無補。只能好生勸句:“病還沒好利索,別熬太晚。”

                    “嗯,下午作業就能補全,今晚不會睡那么晚了。”

                    “你多吃雞蛋。”

                    “你也多吃。”

                    吃完早飯,他繼續補作業,沈子璐在一旁收拾餐盒,看到衣柜的門虛掩著,里面有些亂,估計生病這段時間也沒人幫洗,打開柜門收拾出臟衣服拿去洗衣房。

                    等關正行抄完一科筆記發現,沈子璐不在寢室里,再看陽臺上,背對著他的人正踮著腳尖晾衣服。此時,戶外溫度低,她人凍得直打顫。

                    “小璐,”他叫人,沈子璐回頭,關正行幾步走到陽臺把人拉回去,“天這么冷,你感冒怎么辦?”

                    “不會的,我體質好著呢。”

                    “好也不行,”關正行闔上陽臺的門,“衣服我自己能洗。”

                    “洗都洗完了,至于洗沒洗干凈你將就吧。”

                    他看看她,抿下唇說:“謝謝。”

                    “謝什么,”沈子璐垂著眼,“應該的。”

                    這種感覺很奇妙,像對新婚小夫妻。直到關正行的視線落在沈子璐凍得通紅的手上,原本白皙的皮膚因水泡變得發皺。

                    他去拉手,她趕緊藏在背后。

                    關正行一眼不眨的盯著面前的女生,她在家里吃穿不愁,衣食無憂,別說洗衣服這種活兒,她小姨連抹布都沒讓她碰過。人家父母掌心里的寶貝,在他這兒洗衣又打掃,要說關正行不感動,那是不可能的。

                    他一直不說話,沈子璐催他,“你快寫作業吧,別管我了。”

                    她想支開他,關正行心知肚明。

                    “你過來。”

                    “干嘛?”

                    關正行把人拉到椅子旁按著肩讓她坐好,下一秒,抓起冰涼的手捂在掌心里,沈子璐臉一紅,不知道說什么好,抽手卻沒抽出來。

                    她朝門口看,“別讓人看見了。”

                    他什么也不說。

                    “萬一室友回來怎么辦?”

                    他說:“沒關系。”

                    整個寢室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誰。

                    “你,你要不要去躺會兒?”

                    他云淡風輕的說:“不用。”又反問,“你緊張什么?”

                    “沒啊,我沒緊張。”她強撐著,可手心里開始冒汗。

                    關正行說:“我也不會對你做什么。”

                    “……”

                    天啊,他是不會,可她會啊!

                    誰看見喜歡的人不想摟摟抱抱舉高高。

                    “看你手涼的,”他慢慢的搓著,“我不用你給我洗衣服,收拾寢室。”

                    “我,”

                    “聽我說,”

                    “……”好吧,你說。

                    “你在家里,跟著爸爸媽媽沒吃過苦,以后跟我也一樣,現在不要為我做任何辛苦的事。”

                    沈子璐明白他的意思,“我不覺得辛苦,沒什么的,我在寢室也要洗衣服收拾內務。”

                    “聽我的。”他松開手,“天氣預報說下午有雪,你早點回去。”

                    男生寢室呆長了影響其他人學習休息,沈子璐也發現她在的時候,關正行的室友們都友好的選擇回避。

                    穿好大衣,摸到兜里的信封,沈子璐趁關正行背過身的工夫將信封塞進他枕頭下。

                    “明天周一,我們經濟法教授要搞一個課后的模擬經濟案件的科普小課堂,請的法學院的教授還有兩名高級會計師過來開講座,講座可能要很晚結束,明天我不能過來看你了。”

                    “沒關系,”他幫她系好圍巾,笑著說:“好好上課,專心學習。”

                    他笑起來真好看,沈子璐點點頭,“放心吧,肯定做個當代優秀大學生。”

                    關正行要送她下樓,沈子璐死活沒讓,走出清華大學校門時,寒風劃過眼角,她瞇下眼,睫毛上掛著一層水珠。

                    接到關正行的電話剛過九點,她已猜出電話的內容,穿上外套走出寢室,在走廊里點下接聽。聲音有些干澀,“關同學。”

                    他沉聲問:“你留下的?”

                    沒頭沒尾的一句,沈子璐卻聽得明白了。

                    “嗯。”

                    “我上次不跟你說,”他很激動,但沈子璐打斷他,“關同學,你能聽我說句話嗎?”

                    關正行沉默幾秒,“……好。”

                    沈子璐語氣自責,“上次跟你開玩笑,你轉到我卡里的錢,我取出來了,還有四千一百五,是你請我父母吃飯用的。你怎么賺的錢,我比誰都清楚,你站在烈日下汗流浹背,我坐在房間里吹空調,你早上四點不到就上工,我睡到日曬三竿才起床,你吃著八塊錢一份的盒飯,我吃著小姨做的三菜一湯,你累了還要扛百斤的水泥沙袋,我困了睡舒適的大床,你手上布滿劃痕老繭,我十指不沾陽春水,我父母慣得我沒邊,我不愁花銷,你什么都要自己扛,連學費生活費都要親手賺,你承受著生活的壓力,我活在陽光下,我沒有任何否定你生活的意思,我只想跟你說,這一萬塊錢我揣得心懷愧疚,受之不起。”

                    “……”

                    “那四千一百五,你上次說什么也不要,這次我一并帶過去,你必須收下。”她聽到電話那端的風聲,猜他也在外面,“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想給我爸媽一個好印象,但你還是學生,他們也懂這個道理。你要是不收這錢,別說我爸了,就是我媽以后也不好意思再見你了。”

                    關正行還是堅持,“我不能要。”

                    他不想被小璐的媽媽看不起,就算再窮,也窮的有志氣。

                    沈子璐比他還堅定,“你必須收下,你不能自己舒坦了,讓我內疚,讓我爸媽臉往哪擱,以后還怎么見面。如果這錢你不收下,我以后還怎么不好意思再找你。”

                    關正行望向漆黑的操場,慢慢走著。

                    “這些錢都是你的,不用有什么顧慮,我不希望你因為生活上的問題,影響學業,就像你自己說的,沒有任何困難能阻礙你求學的腳步,你要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

                    誰也不說話,良久,關正行平靜的說:“我知道了。還有,謝謝你。”

                    沈子璐彎起唇笑,“不用謝,是我給你添麻煩了。”

                    誰知他說:“你這么麻煩,以后就不要去麻煩別人了,麻煩我就好。”

                    ……

                    11月21日下午15時51分,寧夏靈武發生4.2級地震。

                    沈子璐看到手機跳出的即時新聞,心頓時漏跳一拍。當時還在上微積分課,她控制著發抖的手給母親打去電話,提示用戶關機,又給父親打也顯示同樣關機。

                    沈子璐心慌的很,目前還看不到傷亡情況數據,只能不停的打父母的電話。坐在一旁的馮可菲發現她不對勁,臉都白了,神情慌亂。

                    她湊過去,小聲問:“你怎么了?”

                    沈子璐指著屏幕說:“寧夏靈武地震了,我爸媽在那。”

                    “啊?”馮可菲看著電話,“打通沒?”

                    沈子璐急得搖頭,“沒,都關機了。”

                    “應該沒事,你別著急,震級多少?”

                    沈子璐說:“地震局報的4.2。”

                    “4.2不是很嚴重,別擔心,肯定沒事的。”馮可菲安慰道。

                    “可他們為什么接電話?”沈子璐坐立難安,這時候特別需要有人給她一劑定心丸。

                    關正行正在上城市設計課,兜里的手機振動,他拿出來看,是沈子璐打來的,平時來電話前都會發一條確認信息,看他是否在上課。今天直接打過來,也許有什么急事。

                    將通話音量調小,避開導師的注意力,用手掩著話筒小聲說:“我在上課。”

                    沈子璐壓著哭腔,“靈武地震了,我爸我媽在那,到現在也打不通電話,我很擔心他們。怎么辦?”

                    關正行只說了一句話:“我這就過去。”

                    他收拾下桌上的書本,走到講臺前捂著胃跟老師請假,“黃教授,我胃又開始疼了,現在要去醫院看下。”

                    關正行胃出血的事,系里的老師都知道。

                    “挺得住嗎?沒大礙吧?”

                    關正行表情痛苦,“還可以。”

                    “快去吧。”

                    走出教室的關正行,痛苦的表情撤得一干二凈。急匆匆打車去北理工,在操場邊看到焦急的沈子璐,她正來回踱步,不停的撥電話。

                    關正行沖著她背影喊:“沈子璐……”

                    “!”沈子璐猛地回頭,看到關正行的一瞬,眼圈發紅,鼻腔里涌出一股酸意。

                    人走近了,問:“聯系家里沒?”

                    沈子璐說:“我給小姨打過電話了,她也打不通。”

                    關正行看她緊張的全身發抖,握住沈子璐的手,“沒事的,別亂想。我來的路上查了新聞,目前還沒有傷亡情況上報,放心吧,肯定沒事。”

                    有些話,從他口中說出來,格外具有說服力。

                    關正行問:“他們去靈武做生意?”

                    “嗯。”沈子璐點頭。

                    “去了幾個人?”

                    “就他們倆,”沈子璐哽噎,“昨天才到的,今天就地震了。”

                    “別哭,”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淚。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沈阳沐足论坛 美女sm捆绑男人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表 四川快乐12计划网页 丰云车神游戏辅助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走势图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 75挖机好赚钱吗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 日本av片在哪下载 博洛尼亚 北京11选5今天的开奖结果 850通比牛牛作弊手法 325棋牌安卓官网 哪个网站能发表新闻赚钱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