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無敵繼承人 > 第124章 死鴨子嘴硬
                    酒過三巡。

                    跟諸位賓客一一打過招呼,在萬眾矚目之下,朱悅走上臺。

                    作為新北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如此重要的場合,她這個主人,必然要登臺說幾句。

                    嘩!

                    剛立身在臺前,轟鳴的掌聲,此起彼伏。

                    朱悅雙手拎起裙擺,微微躬身,舉止優雅,得體大方。

                    “首先,感謝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朱悅萬分感謝。”

                    朱再次躬身,或許緊張,亦或者激動,眼眶竟微微有些泛紅,“創業不易,菲林集團能有今天,承蒙諸位照顧。”

                    真情流露。

                    讓得一眾人,好感爆發。

                    同時,也引起不少人的心猿意馬,打起了不純的目的。

                    “前段時間,我的合伙人背后捅刀,想要一腳把我踢開,獨自掌控菲林集團,好在,我及時發現,才避免遭此劫難。”

                    “五六年的好閨蜜呀,背地里卻要致我于死地,實在令我痛心。”

                    “但,我們畢竟一同創業,經歷了很多的磨難,受過良好家庭教育的我,也不會去怨恨她,只是希望,她能堂堂正正做人,畢竟以后的路還很長。”

                    話至此,朱悅竟哽咽了起來,一副傷心欲斷絕的樣子。

                    自嘲笑了笑,接著道:“很抱歉,突然跟大家說了這么多不開心的事。好在一切都過去了,我相信,未來還是一片光明的。”

                    嘩啦啦。

                    這番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眾人感同身受。

                    以至于,爆發出了一陣,比之前更加轟鳴的掌聲,經久不衰。

                    朱悅掩面,露出了一抹深深地悲切。

                    但在內心地,她卻是冷笑連連,得意滿滿。

                    經過這樣一番先入為主,就算往后周雨菲跳出來,又能怎么樣呢?

                    恐怕,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身上的罪行吧?

                    試問,有誰會相信一個在背后捅刀,自私自利,心腸歹毒女人的一面之詞?

                    一念至此,朱悅抑制不住的,嘴角微微扯過一抹弧度。

                    從今往后,菲林集團就是她的了。

                    而那個女人,再無翻身之地。

                    “想跟我斗,你有那個資格嗎?”朱悅心中嗤笑。

                    與此同時。

                    一道年輕身影,緩緩步入場中。

                    按理說,上百人的宴會大廳,突然多了一個人,完全不會有人注意到。

                    可。

                    這人卻不一樣,一經出現,萬眾矚目。

                    一身灰色立領中山裝的他。

                    老持穩重。

                    鷹瞵鶚視。

                    叱咤山河。

                    迎著一雙雙驚愕的眸子,他不急不緩,徑直走向臺前。

                    “這人是誰呀?好大的派頭。”

                    “可能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嘖嘖,這朱悅不簡單啊。”

                    眾人驚羨。

                    這種場合,要是有了不得的大人物幫忙站臺,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陳長生端著一杯香檳,止步在朱悅身前兩米處。

                    輕撇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據我所知,周雨菲并不是這樣的人,所以,你打算重新再說一遍嗎?”

                    嗯?

                    朱悅明顯一愣,面色也變得極為不自然。

                    一開始,她認為這個器宇不凡,相貌堂堂的青年,是專門為自己而來,渴望與自己發生一些風花雪月的事情。

                    可,這番話,是什么意思?

                    幫周雨菲出頭?

                    距離朱悅不遠的一個青年,皺著眉頭起身,神情不善的盯著陳長生。

                    他,是朱悅的好友李濤,也是菲林集團三個合伙人之一。

                    這家伙,明顯來者不善啊。

                    繼而,他踏出一步,幽幽的質問,“你是什么人?我記得,我們并沒有邀請你吧?”

                    這次的奪權,把周雨菲踢出局,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好不容易有了如今這局面,絕不允許任何以外發生。

                    繼而,沉聲呵斥,“今天這里來的,都是新北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豈容你這等宵小之輩撒野?趕緊滾出去。”

                    陳長生置若罔聞。

                    輕輕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檳,漠然道:“怎么?打算死扛?”

                    “眾人皆知,周雨菲那女人,心腸歹毒,背后捅刀,再說一百次,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朱悅微微仰頭,完全不把陳長生放在眼里。

                    陳長生笑。

                    緩緩向前一步,手中的香檳順勢潑出,噗在了朱悅的臉上。

                    嗤!

                    朱悅被澆了一個措手不及,渾身濕透,呆若木雞。

                    陳長生背負雙手,“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你,你潑我?”

                    朱悅一臉不可置信,盯著陳長生,破口大罵道:“你今天必須給我道歉。”

                    陳長生搖了搖頭。

                    單手解開領口的扣子,抬起腳,照著朱悅的身上,猛地踹下。

                    砰!

                    朱悅倒飛,撞擊在墻角。

                    這……

                    偌大的宴會廳,徹底沒了聲音,落針可聞。

                    李濤:“……”

                    眾人:“……”

                    這他媽,是不是有點太兇狠了?

                    眾目睽睽之下,都不需要注意一下影響的嗎?

                    瑩瑩鎂光。

                    閃爍不止。

                    那青年,雙手背在身手,面色淡漠,一雙深邃的眸子,犀利如刀鋒。

                    以至于,一時之間,竟無人敢開口說話。

                    “噠噠噠。”

                    陳長生一只手攤在桌子上,五根手指緩緩敲擊了起來。

                    他的神情,太淡漠。

                    太自信了。

                    “你,你竟然敢打人?!”

                    朱悅爬了起來,捂著小腹,指著陳長生,目光怨毒,“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我一定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李濤,你是死人啊,還不快叫保安。”

                    而后,朱悅望向李濤,見他呆愣在原地,更是火上心頭。

                    “好,好的。”

                    李濤這才反應過來,找到已經聞訊趕來的酒店經理,叫他出動安保人員。

                    眾目睽睽,公然打人。

                    簡直目無法紀。

                    陳長生絲毫不理會。

                    從陳露手中接過一份文件,隨意翻開一頁,“你說周雨菲心腸歹毒,背后捅刀?”

                    “業界盛傳,你重情重義,沒有追究到底?”

                    朱悅屏住呼吸,一股不祥的預感,蒙上她的心頭。

                    “我所了解到的,怎么卻是,你在背地里搗鬼,還把周雨菲踢出了公司?”

                    陳長生翻動手中的文件,“這次在二級市場所動用的資金,是來自一個叫趙凱的富商,貌似,你還是他的情人。”

                    “貌似,趙凱也在?”從文件中抽出一張照片,陳長生掃視全場。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云南11选5投注计划 天天乐天天擦天天乐 娱乐棋牌新云下载 成都一条龙洗浴休闲中心2019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 广州快餐女一次图片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op10 全天pk10最精准2期计划 板球几局 北京pk10三码全天计划 双色球投注技巧完整版 日韩av女优国产在线播放 万达信息股票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县城什么赚钱吗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