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魔棲梧桐 > 第一卷 浮游渡江 第四十七章 神墓(二)
                    桐牧沉思片刻,覺得云遮月說的不錯,隨即毫不遲疑的帶著她離開,他們繞過一地的蜘蛛尸體,沿著來時的路返回。

                    看到石碑后,桐牧隱約猜測到,這個世界背后比他想象的要復雜的多,天威之勢我愛萬余年后仍可壓的二人難以呼吸,這樣的高手卻依然會隕落。

                    牧星月也是九階強者,依然敗在天機手下。

                    這九霄之上似乎還有很多未知需要去探索,桐牧非常感慨自己的渺小和修煉一道之艱辛。

                    來到天機閣,他經歷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見到了那么多的紅衣大魔導師,都不如今天探查的地底洞穴讓他震撼,讓他感到天外之天的浩淼廣闊。

                    “嗖!”

                    桐牧與云遮月繞過之前來的墓穴回廊,再次出現在石碑面前,他有些錯愕,又一次繞著原路準備返回,可是走了很多次,都又一次回到了原點。

                    “怎么回事?”

                    桐牧沿著另一偏殿,重新走了一次,不出意外的又一次回到原地。

                    “有次我與慕欣衣師侄談論陣法之道,依稀記得她曾經說過一種叫做幻影迷蹤陣的陣法,入陣者會無限在原地循環,直至燈枯友盡,看來這里也布置了類似的陣法。”

                    聽著云遮月的話,桐牧一陣眩暈,天威級的強者布置的陣法,想要困在自己,自己幾乎是沒有任何機會逃脫的,他頭疼的搖搖頭。

                    “恐怕這還不只是單純的幻影迷蹤陣,這套大陣很可能通過某種玄通改變了我們所在一處的空間結構,我在古籍上見過這類的神通,沒想到這種陣法居然真的存在。”云遮月幽幽的說。

                    桐牧神色無比凝重的看著眼前的石碑,雖然自己不知道天威魔神是否是這個世界上站在絕巔的存在,但對于自己這種二階的小蝦米來說,天威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神布置的陣法,不是自己能夠理解的神秘存在,他隱隱的覺得,這次怕是真的要被困死在此處了。

                    可作為修行之人,斷然沒有束手就擒的道理,桐牧臉色陰沉,拉起云遮月,快速向后退去,身體力量暴漲到極點,既然繞不出去,那就沖出去!

                    “轟!!!”

                    后方的墓洞被桐牧踹的粉碎,他果斷在一片煙塵中退去,然而,讓他郁悶的事情再次發生,煙塵散盡后他依然出現在石碑前,無法離開此地。

                    前方被自己踢開的墓洞,此刻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自己的后方。

                    桐牧瞥了撇嘴,換個一個方向,再次踢出,回到原地。

                    再踢!

                    再踢!

                    再踢!

                    再……

                    這次桐牧沒能再踢出,因為身后的云遮月攔住了他,對他用了一個‘噓’字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行為。

                    “你聽……”

                    桐牧疑惑的停下腳上的動作,忽然聽到不遠處出現了‘沙沙沙’的聲音,與之前在密林中聽到的無比相似,桐牧臉色微變,直接拽起云遮月躲到不遠處的石柱后面,后者掐訣打出幻術,將二人變成石柱的一部分,屏氣凝神,不再言語。

                    “吼!!”

                    七彩修羅還未踏進主墓室,就感受到了子女的異常,頓時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強大的威壓撲面而來,震得桐牧差點吐出血來。

                    蜘蛛直接砸在石棺之上,黑色頭顱中的眼睛左顧右看,充滿了憤怒。

                    只見這只圣魔導級別的七彩修羅看到滿地的蜘蛛尸體,直接陷入了徹底的狂暴,它環伺四周,最終將注意力集中到正在凝聚大陣力量的石碑上,面露兇光,一聲凄厲的后較厚,用最直接的方式來懲罰這個殺掉自己孩子的兇手。

                    撞過去!

                    顯然它已經把這塊石碑當成了一切的元兇。

                    然而,天威級別的魔神的石碑,豈容凡俗褻瀆,只見石碑遭受猛烈的撞擊后,雖然開裂了一道口子,但可怕的氣息也徹底的釋放出來,一道可怕的光柱直接從被撞擊的一點激射而出,直接貫穿七彩修羅的兩個頭。

                    黑色頭顱出現短暫的駭然之色,但喪子之痛似乎已經讓它失去理智,這只魔蛛雙眸血光爆發,猛烈的朝天怒吼,驚動云霄,在石柱上掛著的桐牧,口、鼻、眼都被震出血來,差點暈過去。

                    魔蛛全身死氣大盛,整個身體暴漲了數倍,這魁梧的身軀和巨大的蛛腿,在配合上那令人望而生畏的嗜血氣息,桐牧二人臉一陣黑、一陣白,如墜地獄。

                    “這是尸氣?”桐牧驚訝的傳音過去。

                    那一座如同山岳一般的巨大身體,攜帶著驚濤拍岸的氣勢,直接拍向了依舊不動如山的石碑。

                    預想中可怕的聲響并未出現,可怕的爆炸也并未出現,只聽得石碑“咔!”的一聲清脆的裂開之聲,迸發出可怕的紅光,整個主墓穴都被這晚霞一般的穹光染成了紅色,桐牧感到一雙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感受著臉上傳來的溫熱,會心的笑了。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一切都變了,魔蛛消失了,墓碑也消失了,石棺也不在了,就連這一片虛空都似乎到達了承受的極限,瞬間就要崩塌一般。

                    魔神墓四周的墻壁漸漸土崩瓦解,卻并未出現煙塵的氣息,仿佛大墓就那樣,政治界消解了開來,桐牧急忙將云遮月推入摘星鑒中。

                    密林逐漸顯現,地上泛起了滾滾黃沙,自己的正前方隱約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祭壇,非常氣派,周圍靈氣涌動,好一派紫氣東來的氣象。

                    走上祭壇,一株參天大樹高聳入云,古樹下,一位紫衣少年盤膝而坐,丹鳳眼,面如冠玉 ,劍眉星目,一身的紫色法袍無風自動,猶如天上仙子,此時,他微笑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星云盟,綠樹成蔭否!”少年笑眼含春,眼中似有整個天地。

                    桐牧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不知該如何回答。

                    “年輕人,如今什么年月了?”少年將目光收回,放到了眼前的桐牧身上。

                    “額……梧桐大陸10010年。”桐牧愣愣的看著眼前那個熟悉的少年,回答道

                    “原來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你身上似有太古血脈氣息,居然還打開了十脈守,不錯、不錯!”少年再次笑道。

                    “您不會就是那位天威魔神吧!居然連十脈守都能看出!”桐牧有些驚惶,舉止失態的說道。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老夫花夕魔神古千允!”

                    “原來真的是那位天威魔神!”桐牧心中震撼不已,連忙拱手到:

                    “前輩在上,晚輩誤闖前輩安息之地,罪該萬死!”說罷,雙膝跪倒,匍匐在地。

                    “嗯?”古千允略顯詫異,語氣平靜道:

                    “你似乎并不認得我?”

                    桐牧頭皮發麻,尷尬道:“前輩魔神之名如雷貫耳,只是小子久居深山,初出茅廬,對修行之事知之甚少,還望前輩海涵!”

                    “我就說嘛,想我星月魔神教縱橫無盡沙海,為梧桐第一宗門,執天下牛耳,號令一出,莫敢不從,擁有無上威嚴,我星云盟,是神教行走世間的代言人,千年間,出了多少驚才絕艷的魔王、神帝,幫助無數人成就無上威名。“

                    說到這里,少年流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我古千允縱橫一生,你若行走天下,必然會聽到我的名號!”

                    桐牧眼神變得有些奇怪起來,“星月魔神教,古千允?老子現在是星月魔神教的教主,都特么沒聽過你這號人物,真能吹!”

                    雖然心里這樣想,嘴上卻陪笑起來:“是是是,魔神之名,自然縱橫萬古。”

                    桐牧星眸流轉,看著周遭的空間,稱奇道:“這一片區域非同尋常,在這幻境中似乎也是非常獨特的一處,似有時光神器在此,時間線在這片空間內出現了短暫的錯亂,當真神奇!”

                    “哦?”古千允神色驚異的上下打量起了桐牧,手中靈力閃動,瞬息間,一塊銀白色的石頭出現在他的手中。

                    他順勢朝桐牧一丟。

                    桐牧有些詫異的一招手接過對方丟來的東西,好奇的把玩起來。

                    “這是一塊天外來石,我也沒搞明白這是什么石頭,不過就是這東西影響時空本身的穩定性,非常神奇。”

                    “此石是天外隕石,有人在極北荒原親眼見證了它的墜落,強大的沖擊波將數個村落夷為平地,拍賣者本人也因此失去了雙腿,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將這塊石頭帶回,因搞不清它的用處,我花了不多魔晶就把它拍下來了,說來慚愧,這么多年我都沒研究明白這是何物,有時候,我似乎能感受到此物中有輕微的律動,我懷疑這是來自其他世界的生靈!”

                    “其他世界的生靈?”桐牧看著眼前微波蕩漾的石頭,要不是眼前人是天威強者,他一定覺得此人在鬼扯。

                    此時桐牧突然感覺到靈魂中一陣驚人的波動傳來,隨即聽到黑石話:“這……這……這東西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桐牧驚喜道,“臭石頭,你知道這是啥?”

                    “居然真的存在,怎么會是這么小的一塊?”黑石驚訝的顫抖起來。

                    “這是什么石頭呀,別賣關子好不好!”

                    “這不是石頭!”黑石繼續顫抖的說道。

                    “不是石頭,那這是什么東西?”

                    “這是……一座墓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pt电子游艺送体验金 大彩彩票首页 qq福州麻将下载 从墨西哥进口什么赚钱 山西新11选5心得 南宁酒店按摩小姐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微信怎么赚钱没有记录 广东麻将1.5.0版本 工商管理研究生考什么 天刀打本赚钱吗 瑞波币创始人是哪国人 内涵段子用户如何赚钱 伯乐彩票平台手机版 杭州小姐按摩 北京快乐8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