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魔棲梧桐 > 第一卷 浮游渡江 第五十五章 敲詐!
                    “測試過了,的確是鬼僧傳承無疑,剛剛錯怪了你,是我的錯。這鬼道亦正亦邪,往后你要多看清心訣,修煉浩然正氣,且不可墮入魔道!”

                    王咸君的聲音幽幽的飄入桐牧的耳中。

                    石室中篝火跳動,傳來一陣陣炸響,周圍的暴虐之氣漸漸淡去,桐牧的雙眸落到王咸君身上,震驚,屈辱,駭然,憤怒,各種情緒顯露無疑。

                    他瞇著眼睛,眸中綻放寒光,咧嘴譏笑道:“這就是你的測試?就這么算啦?”

                    “有意思!”王咸君微微一笑,咧嘴笑了起來,頭輕輕一歪,看向一旁一直不言語的云遮月,道:“小師妹,你覺得呢?”

                    “我覺得你太過分了,這根本不是對待白衣弟子應有的做法!”

                    云遮月似乎憋著一股氣,不卑不亢的答道。

                    王咸君雖然傲然,臉色卻有些難看,沉聲道:“身為天機首教,執法堂首座,難道對弟子入魔的基本懷疑都不能有嗎?”

                    “哈哈,前輩說的在理,不過……”桐牧上前一步,沉吟道:

                    “那是建立在我真的入魔的基礎上的!別忘了,若不是我,你們幾位掌教今天都要被王真武掛在誅仙柳上鞭尸,我現在不僅僅是天機閣弟子,還是諸位的救命恩人。你們可以懷疑我,甚至測試我,我也不曾抵抗,還積極配合你!可如今,我入魔了嗎?”

                    “確實沒有!”王咸君平靜的回答道。

                    “我修習蘭若寺鬼道,本就亦正亦邪,身上沾染魔氣也屬正常,若是真的檢驗出魔氣來,又該當個如何?”桐牧悠悠質問道。

                    “我會關你百年禁閉,親自教授你,耗損自己的修為拔出你身上的魔氣,讓你向著邪僧的方向發展!而不是魔僧!”王咸君平靜的說。

                    “救命恩人醒來,既不是詢問他的身體狀況,也不關切這一夜的遭遇,還要強行規定他的修行方向。一路走來,險些死在幾位掌教手中,事后一句,錯怪了你就要了事嗎?”桐牧已經冷漠的站著,語氣陰冷的說。

                    “桐牧,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別玩了,外面那些人發難的時候,可是我開口保下的你,你現在翻過來怪我對你苛刻?”王咸君有些生氣的說道。

                    桐牧不由得冷笑起來:“身為首教,自己的弟子被冤枉,出來說句話不是你分內的工作么,更何況,你根本就不是為了我,一定是你與那古魔達成了什么協議,還在這邀功,真是道貌岸然!~”

                    “你……!”此刻的王咸君臉上已經沒了血色,眼中充滿了憤怒和痛惜!

                    他實力雖然不是很高,但貴為一閣之掌,在整個法師聯盟中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平時呼風喚雨,誰敢不不從,在加上理儒一脈謙謙君子的形象,平日被人謙恭慣了,有些倨傲也是正常的現象。

                    他很愛惜人才,對桐牧也非常欣賞,雖然與古魔達成協議,但這并不代表他本身不喜歡桐牧這個孩子。

                    從第一次見到桐牧,到后來化名的牛油狗,王咸君對這個天賦異稟,才情無雙的后輩非常青睞,無論在宴會上,還是早上的危局中,都在竭盡全力幫助他,對方居然怒斥自己道貌岸然,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咸君暴怒著盯著他,一直手舉起,停留在半空中,似乎想打桐牧一個嘴巴,卻又有些不忍。

                    云遮月似乎也覺得桐牧有點過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桐牧,王掌教對你可不算差,當年你師傅去求情,正是師兄研究了幾個時辰,才找到了對你最為溫和的阿羅漢草,沒有他,你連修行一路都沒法踏進。”

                    “之前你大鬧練武場,武芥石都被你弄壞了,師兄雖然怒斥于你,但也是礙于在場的眾人,之后你不也安然歸來。”

                    “齊云峰掏糞,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不想讓你在與王家發生沖突。”

                    “昨夜的宴會就更是了,我,三癡師兄,咸君師兄,都在替你說話!”

                    云遮月一連串話把桐牧搞的有些懵,她繼續補充道:

                    “今天早些時候,你被邵師兄發難,剛剛也是師兄力排眾議撈了你,師兄愛才之名天機閣誰人不知,你這樣說話,太傷師兄的心了!”

                    “我……”桐牧有些猶豫,本來他也只是想借著對方理虧,坑點丹藥、法器而已,沒想到這月姐姐突然跳出來攪局,自己一時竟然沒了主意。

                    只見王咸君不動聲色的移動了身體,讓自己離桐牧的距離更近了一些,他抬起眼簾,神色已經恢復了平靜,三人對視著,氣氛沉重而詭異。

                    好半晌,他看了看不說話的二人,想到自己的身份,老臉不由得一陣發紅。

                    后輩弟子被人欺凌,他也著實臉上無光。

                    更何況,他也懷疑桐牧在先,倨傲在后,自己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責任。

                    “好啦,我也有錯!”他嘆了口氣,沉聲道。

                    “彼此彼此!我也不該頂撞你!”桐牧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

                    王咸君干咳一聲,遲疑道:“臭小子,我好歹是一脈掌教,這樣與你爭執,面子上不好看,說吧,你想要什么樣的補償?”

                    “我不想要補償,我想要你們的道歉!”

                    王咸君臉色一沉,道:“這又是何苦呢!”

                    云遮月也是面露不悅之色,冷聲道:“桐牧,剛剛的事情是誰都沒辦法控制的,這種話在師兄這說說還行,要是換成邵康摶,蘇定方,他們非撕了你不可,做人留一線,日后才好相見呀!”

                    桐牧咧嘴一笑,神色變幻許久,終于說到:“既然月姐姐都發話了,我賣掌教一個面子,你盡可處罰與我,也算是我報答您的知遇之恩,不過這天機閣我是待不住了,幾位掌教現在懷疑我入了魔教,過段時間懷疑我的鬼僧傳承魔化,我還小,應付不來這種惡毒的攻擊,待處罰結束后,我便離開這里,大家都圖個清靜!”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固執呢!”王咸君臉色陡然沉了下來,雖然知道這個臭小子不好對付,所以他拉下臉先行道歉,卻不想對方居然以退出天機閣相要挾,鬼僧一脈的繼承者,怎能輕易拱手便宜別人。

                    “這不是固執,有些事情,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過去的,今日我救了你們,你們尚且如此對我,如果他日我真的做錯了什么事情,那又是什么下場,我意義已決,望掌門成全!”

                    桐牧深知,自己已經成為閣內焦點,雖然現在還可以應付,但這些魔法師早晚會察覺自己的身份,不如以退為進,報仇的事情等自己強大以后在做打算,但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看來只能以進為退了。

                    王咸君不禁微微失神,他在桐牧臉上看到了堅定和無畏,與已故的陸師兄相同的眼神,器宇軒昂,威而不霸。

                    這是一種堅決!

                    與云遮月對視一場,兩人似乎完全明白了,眼前的少年根本不畏懼自己,這是一個心志堅定,行事果決的人。

                    而且,非常的認死理,吃軟不吃硬,兩人剛剛的聯手,已經觸怒了他。

                    “說說吧,你到底如何才肯罷手!”王咸君猶如一只斗敗的公雞,嘆氣沉聲道。

                    “道歉!”

                    “對不起,臭小子!”

                    “不真誠!”

                    “對不起,桐牧小鬼!”

                    “聲音不夠洪亮!”

                    “對不起!”王咸君臉色難看的高聲喊道。

                    “聲音還是有點小!”

                    “對不起!!!”

                    聲若洪鐘,旃檀峰頂想起了雷鳴一樣的聲音,在周圍持續的回蕩!

                    片刻后,旃檀峰的弟子們都是惶惑的伸出小腦袋看向天空。

                    “發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好像聽到掌教傳音了?”

                    “那不是傳音,掌教在說對不起!”

                    “掌教跟人賠禮道歉?怎么可能,你沒睡醒吧!”

                    “那要看是跟誰了,很明顯,一定是明月峰的云掌教才有這樣的能力!”

                    一個弟子壞笑道。

                    “滾蛋!云掌教那么沉穩的人,會和王掌教弄這樣的笑話?”

                    “害羞?那……”

                    王咸君黑著臉站在密室中一動不動,桐牧則滿意的點了點頭,興高采烈的說道:

                    “嗯,這次不錯,聲音洪亮,態度誠懇,我接受了!下面談談賠償的事情吧!”

                    “還有賠償?”王咸君瞠目結舌的看著桐牧的得意樣,氣不打一處來,

                    “賠償就是……你給我滾到螢火峰去面壁思過!”

                    桐牧這般明目張膽地讓自己下不來臺,一定要好好的處罰一下,才能解了他的心頭之恨。

                    “是!”桐牧神色燦爛,連忙朝著王咸君行了禮,好像對這個處罰非常高興。

                    “你小子不是腦子有問題吧,跟段心海在一起很舒服?我們這些掌教都不敢去領教他的百草枯劍意,你怎么看上去有些開心?”云遮月摸了摸桐牧的頭,也沒發燒啊,怎么就傻了呢?

                    “你腦子才有問題,老子了樂不得跟段心海在一起,他凌厲的劍意正是淬煉不滅體的絕佳選擇。”桐牧心里竊喜,嘴上卻說:

                    “嗯……我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冥頑不靈,就該去這種山清水秀之地歷練心境,掌門這個處罰非常好,我一定努力改造自己,爭取重新做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新闻极速app赚钱 日本女优色情影片 下载红码管家 街头篮球街机无限币版 重庆时时走势图 青城山赚钱门道 北京pk10赛车在线计划 陕西快乐10分有什么技巧 极速时时计划网址 广西快三预测一定牛 棒球比分 贵州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11选5任五万能10注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 福利彩票天津快乐十分预测 捕鱼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