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魔棲梧桐 > 第一卷 浮游渡江 第七十九章 萬家總部
                    眾人隨著桐牧,浩浩蕩蕩來到了萬家商會總部,門前的護衛與下人見到如此浩大的聲勢,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桐牧說清來由,并表示可以讓其他人先在外面等候,侍衛長猶豫片刻,也沒敢阻攔,只好梗著脖子,目送桐牧大搖大擺的走向內院。

                    畢竟他只是個侍衛長,幼子前段時間確實生病,不過里面的人傳出的消息卻是感染了風寒,不想居然出了這么大事情。

                    況且,人家先禮后兵,并明言家主現在柴家醫治嗎,將一眾高手仍在門外,只要求一個二階修士進入,自己也不好阻攔。

                    桐牧來到幼子所住的房間,眼眉含笑的看著躺在床上的萬有德幼子,暗道:

                    “果然猜的不錯,這孩子只是有些傷風,昏迷不醒而已,萬有德此人心狠手辣,想用此子性命換取眾人同情,借以修復與他們的關系。”

                    “人面獸心的父親!”

                    他立即從隨身攜帶的丹藥中拿出一些治療傷寒的藥物,并取出銀針,封住對方的幾處大穴。

                    隨著藥物的進入,暗紅色的污血順著那根銀針一點點的流出體外,他沒有片刻停留,將所謂的仙丹喂入小孩口中,助他服下后,開始用靈力幫他降熱。

                    實際上,這枚丹藥只是外表被桐牧凝聚了金屬性元素的固元丹,小孩病的本就不重,完全不需要什么靈丹妙藥,若不是此子不受萬有德待見,一個一階魔法學徒都能很快將他醫好。

                    一眾萬家子弟好奇的看向這里,桐牧對此并不擔心。

                    畢竟,這孩子只要醒過來,去外面溜達一圈,萬有德的謊言不攻自破。到時候,為了掩飾此事,對方一定會對外宣稱,這孩子真的在自己的仙丹救治之下起死回生了。

                    對方一代梟雄,豈會用自己一生的信用與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同歸于盡。

                    想到這里,桐牧就開始為在場之情的這些下人感到不值,這些人,怕是命不久矣。

                    萬有德心狠手辣,為了抱住自己的一世名節,必然會殺人滅口。

                    “咳咳!”

                    隨著傷寒毒血的排除,孩子漸漸蘇醒過來,桐牧每過一會,便給他吃下一枚補血的丹藥,再配以小杯溫水,稍加滋潤。

                    暗紅血液隨著他的身體緩緩流出,身下的被褥已經被染成了暗紅色,散發出一股不太好聞的血腥味道。

                    兩柱香時間過去,小朋友已經醒來,生龍活虎的玩著身邊的玩偶。

                    桐牧則是強行逆行了一下做自己的氣息,讓自己頓顯臉色蒼白,這樣才好證明做自己施展的逆天神通極其耗費本源。

                    只見他緩緩站起,嚴重似笑非笑的看向孩子道: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萬壽生。”小孩子說道,顯然是在家里受了不小的孽待,非常怯懦。

                    “萬獸生?這名字真的是……”桐牧暗暗竊笑,嘴上卻說,

                    “那獸生,哥哥帶你出去透透氣好不好,這房間空氣太差,容易生病!”

                    “爹爹不讓我離開這個屋子,我是他醉酒后與下人所生,出去玩會給他丟人。”小孩有些難過的說道。

                    桐牧看到眼前的孩子,有些心疼,自己這一世父母雙亡,本就十分孤苦,不想這孩子還不及自己,每天受人冷眼,自己的父親居然都能說出這樣的話。

                    “沒關系,你爹爹同意你出去看看了!”

                    “真的?”

                    “來之前特意囑咐我的!”

                    “那……行吧!”

                    桐牧立即將外面的兩位守衛喊了進來,兩人一進門,就被那血腥沖天的氣味嚇了一跳,頓時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這兩日,你們要照顧好這孩子,每隔半個時辰喂他喝下一杯溫水……”桐牧將幾瓶丹藥放在桌子上,逐一交代侍衛們要如何使用,然后大搖大擺的牽著萬壽生走了出去。

                    這事,桐牧自己是不會自己做的。

                    兩個侍衛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也不敢多問,只認為來的是個高人,將對方說的話一一記下,不敢有半點馬虎。

                    湛藍如昔的廣袤天空之下,是一片晶瑩剔透的白玉石板路和暗黃色的高墻大院,正午十分,陽光在屋瓦上熒光閃閃,如同粉雕玉琢的妙齡少女身著五彩霞光,扶起一片琳瑯。

                    萬家總部真的非常大,之前桐牧有要事在身,忽略了對這建筑的觀察。

                    最高的一座建筑位于家族中心一處,通體瑩白,樓宇中任何一處白色都不及它的神圣莊嚴。

                    也只有它,能與周圍的一切地上之物渾然天成,雕梁畫棟,精瓦和飾品位置擺放獨特,鶴立雞群。

                    現在看來,頓覺無比震撼,心中有了想建立一座類似宅院的想法。

                    想歸想,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讓這些家主們看到活著的萬壽生,他心念一動,掐指翻訣,身體立即被一股青綠色的光華完全包裹,整個人呈現出一種醫者特有的靈動氣息,仿佛仙鶴駕臨,又似成風歸去。

                    萬壽生感受到桐牧氣息發生了巨大變化,有些好奇的看向對方。

                    “小哥哥,你是一個魔法師嗎?”他好奇的問道。

                    “是啊,等你長大一些,凝聚了本源,也會成為一名魔法師!”桐牧微笑著說道。

                    “可是爹爹不會同意我去魔法師學院的,我只能在家里待著!”萬壽生有些傷心的說道。

                    “你很喜歡成為修行者?”桐牧問道。

                    “是啊!修行者都很厲害,人們尊敬修行者!”少年說道此處,眼中充滿向往。

                    就在這時,外面的一眾家主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如同強者降臨一般從遠處乍起,又好像世外高人一般清風拂面。

                    “來了!”王益陽驚奇的說道。

                    “真是邪門,二階魔法師怎會有如此可怕的氣息!”劉振東瞠目結舌的說道。

                    隨著強大力量的涌現,眾人看到了臉色蒼白,卻喜形于色的桐牧從遠處緩緩走來,右手還牽著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

                    桐牧的目光,清亮而深邃,這是他借助葉曦帝掌的力量刻意營造出來的一種氣勢,目的是給人以仙風道骨之感。

                    此刻,他的感知能力,綿延至前往數里每一個人的心中,細細的讓眾人感受著自己的可怕氣息。

                    “這神識!”

                    “好強大的精神力量!”

                    “二階實力,怎會如此?”

                    眾人看向桐牧的眼神有些激動,他們本就對這牛油狗的手段感到異常驚奇,但對方畢竟是一個二階初期魔法師實力,他們自認為可以平輩相交,不由得沒有那么重視對方。

                    可此刻對方展現出來的力量,怎么看都像是某個神秘勢力培養出的超級天才。

                    數道目光停在桐牧的身上,全部禁皺著眉頭,眼中分明閃爍著羨慕的神色。

                    桐牧微笑,他明白,自己的計策已經讓這些老者上當了!

                    萬家門外,陽光普照,一切顯得那么和諧安定。

                    眾人望著桐牧手中牽著的小男孩,心中澎湃無比。

                    “難不成他真救活了那孩子?”老頭呢喃。

                    “這怎么可能,復活死人?”烏楸無比驚訝的看向前方的兩人。

                    “可惜未能親眼所見,抱憾終生啊!”劉振東臉色煞白,整個人呆滯在那里,腦中已是一片空白。

                    所謂復活,是將本意失去生機之人重新煥發生命力。

                    幼子雖然新死,生機有可能并未完全斷絕,但即使是梧桐大陸最頂尖的醫者,也絕無可能將新死之人重新救活。

                    眾人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意料,他們知道這牛仙師靜魂手法一流,可他們沒想到對方還有魂海天燈這手驚世絕技,更無法預料到這個毛頭小子竟然真的讓人起死回生?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沒看到這施救的過程。

                    王益陽此刻喉嚨干澀無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向桐牧的眼神如同發現了稀世珍寶,臉上呈現出激動之色。

                    只見他快速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桐牧的手臂,語無倫次的說道:

                    “好,好的很,牛仙人真乃在世醫仙,天佑梧桐,天佑陽苣啊,恕王某冒昧,可否蒞臨寒舍一聚,老小我有很多事情想要請教仙師!”

                    “最近魂力消耗過于巨大,調養身體后,一定前往。”桐牧平靜的說。

                    兩人寒暄之間,一個身影突然急匆匆的沖老遠趕來,只見他喘著粗氣,面色憂慮,一只空蕩蕩的袖子在風中甩來甩去,赫然就是剛剛擺脫柴家眾人的萬有德。

                    他愣愣的看著站在門外的幼子,不由得怒從心頭起,剛要呵斥,就聽到桐牧開口道:

                    “大家看到了吧,父愛如山!莫過于如此!竟然拖著病體殘軀趕來。

                    “萬掌教,牛某幸不辱命,耗盡百年功力,終于天開一線,留下了壽生一命!你的愛子如今已經可以自由行走,請您不要過于憂慮,好生調養才是!”

                    萬有德臉色陰沉的看向桐牧,又看了看周圍一群老者無比尊敬的眼神,終于明白了這牛油狗為何如此的有恃無恐了。

                    牛油狗如今,已經擁有了不畏懼自己的實力。

                    擁有起死回生能力的他,已經結交了一眾高手和他們背后的實力,早已可以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配上他魂海天燈的絕學……他的實力已經不同凡響!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闲来贵州麻将开挂 金百博线上娱乐下载 北京快乐8网站 汽车后备箱摆摊卖什么赚钱 中超赛程公布 体彩e球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省两家福利彩票投注站之间的距离至少应相隔多少米 新疆十一选五购买 情趣内衣女式sm捆绑 中国空姐特殊服务 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证书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省 网球比分可以再看 叶小姐长春按摩c 凤凰彩票首页 重庆时时彩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