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到底應該怎么選 > 第23章 將剽竊進行到底
                    “嗯?子墨你笑什么?這道題你也幫著想一想,事后哥哥我少不得你的好處!”曹操急道。

                    “真的要我幫忙?”項寒微笑著問道。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要是有什么好詩,就趕快寫出來吧!”曹操現在都已經火燒眉毛了,若是這個冠軍被別人得到了,他不得后悔死?

                    “好吧,既然孟德兄這么說了,那么寒便獻丑了!”項寒微微一笑,拿起筆來,在竹簡之上筆走蛇龍。

                    對于毛筆字,項寒一點都不陌生,作為古武世家的天才,這點技能怎么能沒有呢?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項寒一邊寫,曹操一邊讀,最后,曹操眼中精光大作,“好詩!真的是好詩!”

                    同樣的袁紹眼神之中也露出了陣陣精光,至于袁術,對于這些他基本上一竅不通,只能在一旁坐著喝酒。

                    “獻丑,獻丑!”項寒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是他剽竊孟浩然的。

                    “你這要是丑,我們的是什么?”曹操絲毫不吝惜的夸贊,“子墨你也太謙虛了。”

                    很快的,侍女便將這房間的這份竹簡收走了。由來鶯兒一份一份的查看眾人所作的詩。

                    看一份,來鶯兒搖了搖頭,隨即將手中的這份竹簡隨便的扔在了地上,一共十個包間,加上零零散散的散客,一共也就二十份左右,很快的,來鶯兒便看到了最后一份,正是項寒所寫。

                    原本,她已經對這最后一份沒報什么希望了,但是沒想到卻是出乎他的意料,剛剛讀完詩,這春天早晨絢麗的圖景便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請問,這首名為春曉的詩是哪位公子所做?”來鶯兒開口問道。

                    項寒沒有開口,畢竟這是幫助曹操所做,他承認的話,不太好吧?

                    曹操則是沒想那么多,伸手捅了捅項寒:“你怎么不說話。”

                    “這不是幫你做的嗎?”項寒有些懵。幫曹操做的,他承認了叫什么事?

                    “沒關系,你承認是你做的就可以!”曹操搖了搖頭,執意讓項寒承認。

                    項寒雖然不解曹操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曹操這么說,那他也就只好承認了。

                    不過,這時候,來鶯兒已經開始緩緩誦讀這首《春曉》了。

                    “春眠不覺曉……”

                    直到一首詩讀完,原本還有些不服氣的眾人紛紛閉上了嘴,人家寫的確實是好啊!

                    而來鶯兒則是環顧四周,想要找到這個人。

                    “穎兒姑娘,這首《春曉》正是在下之作。”項寒站起身來,開口朗聲說道。

                    “原來是這位公子所做,不知公子姓名?”來鶯兒見到項寒之后,頓時微微一笑,而在見到項寒身后坐著的曹操之后,來鶯兒更是心中一喜。

                    “我名項寒。”項寒簡短的回答了一句。

                    “多謝項公子相告!”來鶯兒朝著項寒禮了一禮,隨即正色道,“下面是第二題,關鍵詞還是兩個:月,故鄉!”

                    這道題跟上一道題差不多,兩個關鍵詞都是大家所熟知的,但是聯系在一起,想要寫出什么佳句來,卻是有些難度。

                    不過,在聽到這兩個詞之后,項寒再次嘴角揚了揚,一副十分自信的樣子。

                    見到項寒的表情,曹操有些無奈,這項寒是妖孽嗎?武力值爆表,就連文學上的造詣也這么強?

                    “子墨,這次還是你來吧!”曹操聳了聳肩,一看項寒的樣子就知道了,這小子心中又有數了!

                    “好吧。”項寒同樣聳了聳肩,再次在竹簡上寫下了四句詩。

                    看了詩之后,曹操一個沒忍住,直接大叫了出來,“好!”

                    曹操這一聲直接將眾人的目光引到了這邊,來鶯兒自然也不例外。

                    “請問項公子這次又有什么佳作了嗎?”來鶯兒開口問道。

                    “確有一詩,佳作倒是談不上。”項寒謙虛的說道。

                    “項公子太謙虛了,剛剛那首《春曉》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傳世之作了,不知這次公子所做是什么呢?”來鶯兒單手掩面,嫣然一笑。

                    “我所作稱為《靜夜思》。”項寒想了想,還是沒有將詩仙太白的大作名字換掉。

                    靜夜思?

                    聽到這首詩的名字之后,所有人都有了疑惑,這與月亮,與故鄉有什么關系呢?

                    聽到這個名字之后,來鶯兒同樣的秀眉微蹙:“愿聞其詳。”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項寒緩緩的將這四句詩吟誦了出來。

                    “好!項公子果然好才華!”來鶯兒聽完,眼前一亮,若是這首詩不切題的話,還有哪首詩能夠切題呢?

                    而其余眾人在聽完之后,紛紛自慚形穢,將手中的竹簡丟在了一旁,沒有上交的意思。很顯然,第二題也是項寒勝出。

                    “項公子,鶯兒的第三題,還請公子直接作答。”來鶯兒開口,“第三題沒有關鍵詞,只有主題,主題便是與戰爭相關!”

                    “只有,這么簡單?”項寒有些疑惑地問道,當然了,他決定將剽竊進行到底,唐宋元明清出了這么多著名的詩詞,他剽竊幾首又能怎樣?

                    簡單?

                    所有人都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罵起項寒來,這個家伙,說的是真的假的?這些基本上都是書生,再就是達官顯貴家的貴公子,除卻曹操之外,哪有一個上過戰場的?自然不知道戰爭意味著什么,所以也就寫不出來什么有關戰爭的作品了。

                    “既然項公子說簡單,那么小女子洗耳恭聽。”來鶯兒聽了項寒的話之后,微微一笑,沒有絲毫懷疑。

                    “既然這樣,我這詩便叫《感懷》吧。”想了想,項寒開口,“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二九光陰塵與土,八百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頓了頓,項寒繼續吟誦:“匈奴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帶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項寒這一首詩吟誦下來,全場都安靜了下來,誰也沒有說一句話。

                    良久之后,還是曹操大喝了一聲,打破了平靜:“好!”

                    “項公子才華過人,此次詩會勝出,我想大家應該都沒什么意見吧?”來鶯兒開口,而后掃視了一遍眾人。

                    大家還能有什么意見呢?項寒的詩作的如此出色,所有人都自愧不如。

                    “還請項公子移步小女子閨房。”說罷,來鶯兒便走下了臺,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熱鬧都已經結束了,眾人自然也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許多只是為了來鶯兒來的人便即離開了。

                    “我說孟德兄,現在怎么辦?”項寒有些無奈的問道。

                    “呵呵,讓你去,你就去唄。”袁紹壞笑了一聲,隨即瞥了曹操一眼。

                    “算了吧,我怕孟德兄殺了我!”項寒搖了搖頭。

                    “我們一起去吧!”曹操開口,隨即站起身來,再次不由分說拉著項寒便走向了來鶯兒的閨房。

                    這種事情拉著我干嘛?

                    項寒滿臉問號,難道是要來所謂的三什么?項寒甩了甩頭,還是算了吧!

                    來到來鶯兒的閨房,項寒才發現,是他想的邪惡了,來鶯兒找他只不過是談論詩詞罷了,至于曹操,則是一直在一旁飲酒,一言不發。

                    “好了,鶯兒姑娘,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寒也應該離開了,就不打擾你們二人了!”項寒起身告辭。

                    聽了項寒的話,來鶯兒面色一紅,隨即瞥了曹操一眼,滿臉的羞澀。

                    “孟德兄,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該做出的決定就要立刻做,否則過后容易后悔啊!”項寒拍了拍曹操的肩膀,隨即方才離開。

                    這是什么意思?聽了項寒所說,曹操微微一怔,隨即看了看面紅耳赤的來鶯兒,曹操似乎是明白了,于是便重重的點了點頭:“鶯兒姑娘,且等在下幾天!”

                    說完,曹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后沒有幾天的時間,項寒便得到了消息:曹操納妾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rt id="ttpp5"></rt>
                              <noscript id="ttpp5"><acronym id="ttpp5"></acronym></noscript><rt id="ttpp5"><option id="ttpp5"></option></rt>
                              <center id="ttpp5"></center>
                              <sup id="ttpp5"><samp id="ttpp5"></samp></sup>
                              <option id="ttpp5"><code id="ttpp5"></code></option>

                                            安徽11选5任选5单试票 365网球比分 福彩老快3开奖结果 正规棋牌游戏排行榜 街头摆摊刻字赚钱吗 4场进球怎么玩 兰州宾馆小姐图片 av女优三级 速8彩票苹果 兽血沸腾赚钱攻略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一本道黄色网站 卓易彩票首页 在微信做外卖赚钱吗 扑克牌接龙 体彩36选7中3个